时尚

家有个小孩儿很虚幻

2019-11-09 23:24:3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3岁的儿子,常说很奇怪的话。

我问,你好朋友是谁?他答,多多啊。

我问,多多是谁啊?他答,多多就是多多啊。

我说,可是你身旁没有叫多多的小朋友啊。

他弄个什么东西贴到耳朵上假装打电话说,多多,来吧,嗯,快点。

有时他会惊慌失措,跑来拽我的胳膊,妈妈,妈妈,你快来,飘窗上一个人。

吓得我心里堵一下腿都软了,什么人?

外星人。

更有为难的时候。

他问老师,你会变成骷髅吗?

类似的事情很多。

一度,我很担心,这娃到底怎样了,胡诌八扯,这么虚幻,这要严重了说,不会是精神分裂吧。

我认为我的担心有道理,我的想法是对的,乃至,我为自己对孩子的视察,因小见大而感动。

可读了雨果奖得主南希·克雷斯的一些文章后,我差点呼自己大嘴巴子,为自己的无知、愚昧和自以为是。

南希·克雷斯说,孩子需要空想文学,几近所有孩子都喜欢那些讲述其实不“真实的”事情的故事。

在这些“不真实”的故事中,孩子得到以下东西:

001 让孩子不那么孤单。

成年人常常低估了孩子的孤独感。其实,对孩子来讲,这个世界是一个他们没法掌控的所在,吃甚么,穿甚么,什么时候出门,到什么地方玩,什么时候睡,都是大人决定的。或许他们会信任那些帮他们说了算的大人,但孩子知道,他们跟大人不一样,乃至能意想到跟大一些的孩子也不一样,因为大人和大一些的孩子有自主权。

一个孩子,不管多受关爱,都只能感受到与他类似的同龄人,而且感到孤独。

可当孩子把自己投入到一个故事中时,他就不再孤单了。故事里有其他的人,有动物有怪兽还有外星人,而且情节有趣,险境重重。孩子知道故事中角色的想法和情感,乃至孩子就把自己当作故事中的那个人,他在故事的字里行间具有一个密切的朋友。

英国电影剧作家威廉·尼克尔森说:“我们通过阅读迩知道我们不是孤单的。”对孩子来讲,更是如此。

002 丰富孩子的生活体味

海盗、女巫、会说话的动物,其实孩子们都知道这些事情不是真的,但在读故事的进程中,这些不真实又真实无比,比孩子身旁的任何事情都要真实,由于他想象自己就是那个海盗,觉得女巫要对他施魔法,会说话的动物是他非常贴心的-朋友。

这样想象的时候,他们就在经历一种全然不同的生活。

从那些不真实的故事中,孩子们也了解了现实。他们知道外星人、骷髅和大妖怪不是现实存在的,但包括这些角色的故事中转达出的诸如大胆、善良、智慧等,都铭刻在孩子的头脑中。

003 为孩子提供情感宣泄口

按照期望,孩子要无条件服从父母,但是,孩子还能反抗女巫、海盗或甚么其他邪恶的故事角色。

我们每个人都只有部分是被社会所接受的,而虚幻的东西,才能接纳那些不被社会接受的部份,让人得以成为完整的自我。

同时,一个故事,就是一个看待世界的角度。当孩子脱离开日常生活,通过不同的角度去看待世界时,他们的视野已得到拓展,心智中有了更多空间去容纳不同的、多元的,乃至相互矛盾的存在方式,进而更能接纳多元的生活方式,包容不同的人。

其实,我担心的不该是孩子,而是我自己,我竟然只读真实、实用文学。我为自己“为何要读那些从没产生过的不真实的事情”的功利想法感到惭愧。

我该检讨,为何没有读一读《住在货运车箱里的孩子们》,不去看看《爱丽丝奇境漫游记》,不用心体味《金银岛》呢?

丈夫不止一次跟我说,某部空想小说带着他走过了高中、大学,影响了他很多的决定。

有位老师跟我说,小说能对人的价值观进行塑造。

我错过了很多美好的东西,乃至差点阻碍孩子去品味、享受那种美好。

如果说,实用文学是在“术”方面对人进行培训,那末,那些“没有真实产生过”的文学,就是对人进行“道”的引导。

一个生命,应该是“道”“术”结合的。“道”让人稳定又灵动,是人的内核,“术”不过是枝叶方面的装饰和搭配,孰轻孰重,一目了然。

翻看孩子的书架,庆幸的是,多为“虚幻”的引导,诸如色采、音符、心绪、情感、得失等抽象事物的有趣出现。而不是学数、认生字、读拼音、看单词的实用图书。

我想,还好我没有愚昧的过于离谱。

当孩子再次提起他那位好朋友多多时,我也希望他能坐着笤帚接着多多一起去探险;当他跟我说飘窗上有个外星人时,我不再愚蠢地说“吓死我了”,还能跟那那位外星人搭赸几句……

孩子临睡时,又要求:“妈妈,再说说你小时候的事。”

我不再只讲弟弟逃学,哥哥养鸽子,奶奶送我上车,被鹅拧,踩上蛇、拿着绳子拴树上打悠悠的事了,还跟他“胡诌”了一顿,我是怎样骑在1只黑底白点的独耳朵巨型猫的尾巴上,去探索鸟笼子、鱼缸和老鼠洞的。

我发现,孩子笑得比平时更开心了。

唯一不好的就是,他太投入,居然不想闭眼睡觉了,哎。

家有个小孩儿很虚幻

白云山枸橼西地那非

印度神油资料

西地那非制造原料

夫妻间能不能用印度神油?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