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莱坞

两千多年前的商鞅变法给新中国带来多少启示

2019-11-09 01:42:38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两千多年前的商鞅变法给新中国带来多少启示

新中国成立以来,进行了各种改革,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然而,这些改革与商鞅的新法有着诸多相似之处。商鞅变法虽然使秦国实力大大增强,但却埋下了重农抑商的祸根。同样,这几十年来的种种改革既有成就,也存在许多问题。两者对比,能发现不少东西。这就交由读者来评判了。

两千多年前的商鞅变法给新中国带来多少启示

想要了解商鞅为何主张他的政策和成功的原因,需要知道当时各国的社会经济情况。从大的方面来看,秦国与东方各国有不同的地方,也有相同的地方。

相同的是,当时农民的地位及其低下,既要负担国家的极重的征役,又要受到豪强贵族和商人的剥削。农民大都逃离了农村,以寻求别的出路。韩非子说的“正产(农户)贫而寄寓(客商)富”在战国初期就已经出现了(韩非子是战国末期的人)。韩非子为什么这么说呢?从苏秦张仪的说辞中不难发现答案。

苏秦未发迹的时候,他的家人看不起他,讥讽他说:“周国人的习俗,人们都治理产业,努力从事工商,追求那十分之二的盈利为事业。如今你丢掉本行而去干耍嘴皮子的事,穷困潦倒,不也应该嘛!”这里的周人指的是洛邑及其附近的人,他们以工商为本。

与周邻近的韩国以军工业而闻名,而农业不发达,农产品总产量低。苏秦对韩王说:“普天之下的强弓劲弩,都是韩国的产物……韩国士兵使用的剑和戟都出自冥山、棠溪、墨阳、合伯等地(这些都是韩国的地名)。”;张仪对韩王说:“韩国地势险恶,处于山区,出产的粮食不是麦子就是豆子;老百姓吃的,大部分是豆做的饭和豆叶做的汤;如果哪一年收成不好,百姓就连酒糟和谷皮吃不上。土地纵横不到九百里,粮食储备也不够吃两年。”,可见农作物产量不高。

韩国相邻的赵国以邯郸的美女而出名,张仪游说秦王:“赵国在诸侯中位居中央,人民五方杂居。”

北边的燕国生产牲畜枣栗,独享东北贸易的利益,所以苏秦对赵王说:“燕国一定会献出盛产毡裘狗马的土地”,对燕王则说:“燕国东边有朝鲜、辽东,北边有林胡、楼烦,西有云中、九原,南有碣石、雁门的肥沃土地,北有红枣和板栗的收益,百姓即使不耕作,光是这红枣、板栗的收获也足够富裕的了。”

魏国与韩国一样人多地狭,苏秦对魏王说:“田间到处盖满房屋,连放牧牲畜的地方都没有了。人口稠密,车马众多,日夜行驰,络绎不绝。”这说明耕地匮乏,人民有驾马车从事商贾贩卖的倾向。

与赵国和魏国相连的齐国是中国商业的发源地。苏秦这样形容齐国的首都临淄:“临菑[zī]之涂,车毂 [gǔ]击,人肩摩,连衽 [rèn]成帷 [wéi],举袂 [mèi]成幕,挥汗成雨,家殷人足,志高气扬。”(两千多年前的说辞如今读来依旧气势不减)。

南方的楚国虽然土地广阔,但是农业技术较北方落后,农作物产量不高,苏秦对楚王说“楚之食贵于玉”,楚王对张仪说“黄金珠玑犀象出于楚,寡人无求于晋”,可见楚国盛产山海珍异,也利于发展商业。

以上是东方各国的大致情形。秦国农民虽然主要从事种植业,但是商业也已发达。苏秦张仪虽然没有提到,但是在《史记·货殖列传》有这样的话:“关中地区从汧、雍二县以东至黄河、华山,膏壤沃野方圆千里……公刘迁居到邠,周太王、王季迁居岐山,文王兴建丰邑,武王治理镐京,因而这些地方的人民仍有先王的遗风,喜好农事,种植五谷,重视土地的价值,把做坏事看得很严重。直到秦文公、德公、穆公定都雍邑,这里地处陇、蜀货物交流的要道,商人很多。秦献公迁居栎邑,栎邑北御戎狄,东通三晋,也有许多大商人。”,可见商人的势力在秦孝公时就已经从韩、赵、魏扩展到了秦。

概括来说,商人势力的扩展在战国初期已经成为普遍现象。所以农民在政府和商贾的双重压迫下,离开农村寻求新生活是自然的现象。当时七雄互相兼并,争地夺城最需要的就是人和粮食。张仪游说楚王,说:“兵不如者,勿与挑战;粟不如者,勿与持久。”,可见人口与粮食的重要性。而“兵”与“粟”是基于农民的“力役”与“力耕”,所以农民仍然不得富起来。作为国家富强基础的农民却处于社会的最下层,这是一个普遍的矛盾现象。但是没有人察觉到这一点,而商鞅发现了国家实力的根源,所以重农抑商、剥夺宗室贵族的特权成为新法的出发点。

秦国与东方各国不同的地方在于,东方各国(除了楚国和燕国外)都是地狭人稠,而秦国地广人稀。东方的农民除了受到双重剥削,还饱受耕地不足的痛苦。就像苏秦对魏王说的:“田间到处盖满房屋,连放牧牲畜的地方都没有了。”李悝[kuī]西门豹等人虽然在魏文侯时提高土地利用率,开垦田地,但是农田终究有限。商鞅见秦国农户太少,荒地太多,就采取“一家有两个以上的壮丁不分居的,赋税加倍”的措施,将大农户拆为小农户,以增加劳动力。此时农业技术也取得了很大进步,铁制农具大面积运用开来,利于产量的提高,也利于小农户独立耕作。之后商鞅又废除了领邑制的农村形式,平掉一切领邑的界限,开辟为小农场,分给独立的小农户。然而即使这样,农户还是不够,于是对外来的农户施行特别优惠政策,免除三代的兵役,吸引邻近的韩、赵、魏的农民,使他们来到秦国专事生产(粮食和人)。本土的农民需要服兵役,对立军功的赏赐爵位和钱财,以立功的大小决定食禄(将一部分农户的赋税全部归其所有)的多少。这些法令不仅使农田和农户增多,而且对全社会的经济组织产生了深远影响:

1.产生了无数独立的自由小地主,完全脱离了领主佃民的关系。

2.兵与农分开,农民没有了“封建”式(平时耕种,战时自备装备跟随领主作战)的兵役负担。

3.因军工而得爵位和赏赐的人虽然食禄,但得到的是赋税收入,而不是农民本身,所以食禄以户计,食禄者完全失去了役使佃民的权力。

于是兵尽为国家之兵,农尽为国家之农,“封建”式的领主制度只剩下一个食封邑的空名。东方各国领主制的实质虽然改变,但是农民仍然受到旧形势的束缚,因此农业生产和士兵都不如秦国。楚国的土地也很广,本可形成与秦国相似的基础。吴起任楚悼王相时,“明法审令,捐不急之官,废公族疏远者以抚养战斗之士”。然而吴起的重点在于强兵,手段不过是废除关系疏远的宗室的食邑来养兵,在经济组织和农业生产上没有特别改革,所以效果没有商鞅好。

郑州深蓝化工西地那非

印度神油温度高

如何买印度神油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